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蝴蝶谷的博客

广交朋友,以诚相待,缘分可贵,友情无价,知足常乐。蝴蝶谷的博客因你的到来而精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最会吃馍的河南人失传了一种馍,好吃到值得一生回味 | 豫记  

2017-08-11 08:29:3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世上的美食千千万,单说炒饭,就有炒米、炒面、炒饼、炒粉等不同花样。不过你可能不知道,在中原宝丰大营镇,还有一样炒出来的美味,城里人称“琥珀馍”;在农村我们可不这样叫,“掺馍”一出,简单亲切,直白地仿佛能随手一掺,掺出一道撩人口水的味道来。

 

最会吃馍的河南人失传了一种馍,好吃到值得一生回味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

赵振超 | 文

  豫记微信号:hnyuji


记忆里的掺馍

饱含母亲的故事


 前几天到宝丰大营镇扶贫,朋友请吃琥珀馍,我眼前一亮,这不就是记忆中的掺馍吗?又一次品尝到这久违的味道,我想起了小时候母亲做掺馍的情景。

 

记得那时,母亲每天从田地里劳动回来后,来不及擦汗就“叮叮当当”忙碌在那间被柴草熏得黑黢黢的灶火(厨房的俗称)里,我们姐弟三个则蹲在门口边写作业边看母亲做饭,不大一会厨房里就飘散出一股诱人的香味。

 

最会吃馍的河南人失传了一种馍,好吃到值得一生回味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
这时,弟弟已经按捺不住急躁的心情,快速跑进厨房,大声对母亲说:“今个儿的掺馍都是我的!”母亲慈爱地点头。在那食物不是很充足的年代,我和姐姐虽然有些不情愿,但也已经知道体谅父母。

 

每一次做琥珀馍,母亲都特别用心;每一次我们放学回来,进门就问今天有没有琥珀馍。

 

母亲总是笑着说:“怎么还没吃够呀!先学习去,一会就好了。”我们看着母亲扎好小花布围裙,轻拿锅碗瓢盆,把需要的蔬菜一起拿出来,认真洗菜、切菜后归置一边,心里美滋滋的。

 

母亲是个讲究的人,灶台上、菜板上,总是干干净净的。

 


掺馍怎么做?

母亲最有发言权

 

掺馍是啥,竟有如此大的诱惑,让我念念不忘呢?这个啊,想必上世纪80年代前出生的人大多印象深刻,在农村几乎家家都会做。

 

掺馍的做法其实比较简单,由农妇巧妙地利用几种食材,混合而成。

 

先说馍吧,当时农村并非每顿饭都有时间炕馍,而是一次要做出几天的用量,一方面不耽误干农活;另一方面,孩子们饿了也可随手取来垫吧肚子。不过这样的饼馍隔夜后会变得很硬,嚼起来很费力气。

 

最会吃馍的河南人失传了一种馍,好吃到值得一生回味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
掺馍以炒菜为依托。每次母亲要做掺馍时,炒菜的汤汁会留很多,放的调料也相应厚重。待一盘地道的农家菜在母亲娴熟的翻搅下出锅后,做掺馍才正式开始。

 

母亲一般会先在锅里留少许的菜和所有汤汁,再加入适量的水,放一小撮过年时节余的粉条,盖上锅盖等待水开。

 

这个间隙,母亲拿着菜刀在活面盆的边缘擦几下,细心地把前些天剩下的馍切成长条状;下锅后继续翻炒,直到馍条和菜品均匀地搅拌在一起,每一个馍条都吸足菜汁;最后淋几滴小磨油,撒上一把葱花,掺馍就做好了。  


最会吃馍的河南人失传了一种馍,好吃到值得一生回味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 


看似简单的掺馍

原来有那么多讲究

 

在物质的匮乏的年代,母亲每天都变着花样把单一的食材做出不同的味道:窝窝头掺进红枣,烙饼时放上酱豆,那么掺馍呢?你猜有创意的母亲会如何做?

 

母亲做的掺馍相当讲究,各种菜品精心挑选,容易炒烂的菜坚决不用。

 

记忆中她做掺馍用得最多的,是家里生的黄豆芽、菜园里的豆角、茄子等,平时不舍得放的酱油和味精也要多放一点,掺馍快熟时,还要撒上葱花和香菜做最后的点缀。

 

最会吃馍的河南人失传了一种馍,好吃到值得一生回味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
所以馍还未出锅,就香飘满屋了。待我们姐弟几个美滋滋地吃上掺馍,辛劳的母亲总是坐在一旁,笑眯眯地看着我们。我想她的心里一定充满了欢喜,那是成功后的喜悦。

 

如今的掺馍做工更细了,还有了更加好听的名字“琥珀馍”,老家大营镇的琥珀馍甚至成了中原名吃,在大街上就能看到师傅们的制作工艺:

 

把羊肉切成条,炒锅入油煸羊肉,加点花椒、干辣椒、姜片,等羊肉煸炒变色后放入黄豆芽翻炒,然后加入烧开的水,慢慢炖着……这时要把大饼切成细而均匀、容易入味的饼丝,再把它们放进汤里,加酱油调味,几分钟后饼煮透即可关火。

 

把做好的琥珀馍盛进大海碗,撒上香菜,配上餐桌上店家提前准备好的辣椒油和醋,还有自行取食的大蒜,吃起来相当过瘾。

 


食材再好

比不上妈妈的味道

 

尽管现在吃琥珀馍很方便了,但我还是怀念母亲做琥珀馍的那种氛围和情谊。

 

每次回老家,我都喜欢看母亲用柴烧火做饭,一根根柴草一缕缕情。母亲了解每个人的喜好,所以做出的琥珀馍特别符合儿女的口味,入口入心。

 

怀念那个年代的琥珀馍,就像吃豆腐粉条菜那样亲切,虽然食材不多,但内涵丰富,自制的地道食材吃起来也格外舒服。琥珀馍也是,无论炒菜用的油、烹制用的蔬菜还是饼馍,都来源于自家地里,吃起来自然得儿劲。

 

吃这样一碗馍,像今天吃大盘鸡一样爽快,用俗话说就是“顶饭瓷实”。尽管那时馍里很少有肉,但慈爱的母亲会在炒菜时多放一些猪油,菜的汤汁里就能融入更多肉的味道。菜和馍的有机结合就像大盘鸡最后放入烩面,符合中原人的饮食习惯。

 

最会吃馍的河南人失传了一种馍,好吃到值得一生回味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
也因此,我每次和朋友吃大盘鸡就会想起母亲做的掺馍。

 

岁月悠悠,近几十年的时光飘忽而过,当年那份美、那份真、那个感觉、那久违的掺馍,值得我一生回味。如今,上班前一碗暖暖的羊肉汤下肚,可以让人精神饱满;换作三四十年前,早上能吃一碗母亲做的掺馍,绝对比今天喝一碗羊肉冲汤有趣得多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

作者简介

赵振超,中学高级教师,现供职于平顶山市宝丰县城关镇中心学校。编著有散文随笔集《平凡的人生》,多次获宝丰县通讯报道奖。



豫记版权作品,转载请微信80276821,或者微博私信“豫记”,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@163.com



豫记,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